1. 首页
  2. 房地产

桑植房地产有没有

桑植县自来水公司是事业单位吗?
市场经济,现在根本没有部门能控制房屋价格,只要有人买,价格就会飙升,如果所有人都冷静,都不去买,只有这样房产公司可能会降价。。 抵制高价房,是促使

桑植房地产有没有

桑植县自来水公司是事业单位吗?

市场经济,现在根本没有部门能控制房屋价格,只要有人买,价格就会飙升,如果所有人都冷静,都不去买,只有这样房产公司可能会降价。

抵制高价房,是促使房价暴跌的唯一办法,老百姓受不了有什么,人家根本不在乎,反正买房的人多的是。

再说房价是根据成本来的,要想降低房价,必须降低房产成本,这是政府要解决的问题。

为了提高城市的环境、档次,房价还是太低了。

禁麻向大城市学习,房价更应该,把那些买不起房的牺牲掉,提高房价多建高档住宅,房价档次向短期向北京上海看齐,中期向东京看齐,长期争取全球第一。

房价在“吃人”,谁来管一管?桑植县 ,地处湖南省西北边陲,是级贫困县。

2006年县本级收入仅6000多万元,农民人均收入仅1700多元,还有近10万人处在温饱线以下,绝对贫困人口 有2万多人。

职工平均工资只有7000多 元。

可是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桑植县,国家 级的贫困县,房价居然 一下子蹿到了1200块一个平方,真正的是在“吃人”。

这么一个湖南省的边陲小城,房价居然 比好多地市级城市房价还高。

正常么?绝对不正常!据测算,在桑植县城买一套房子仅架子就要15万元,加上装修费用大约在10万元,一套房子从买到住进去要花20多万元。

象我这样的职工,一年的总收入满打满算也就是2万元,住 一套130平米的房子,不吃不喝要攒12年。

我们 买不起房子啦!!至于房价问题, 如果是市场定的价, 那还没有什么可说的。

可是桑植县 的房价,2002年只有500多一点,现在 仅5年时间,翻了2.5倍。

平均每年上涨了30%,远远高于同期全国的房价。

也远比上海、广州等地的房价上涨幅度大得多。

超出了群众 的能力,也不是正常的市场定价。

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管呢?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又是哪个的错?是谁在作怪?又是哪个在炒房?又是哪个对民生问题漠不关心?任由它涨?又是哪个故意在开发商的背后作为推手,推动房价在“吃人”?敬请上级政府关注关注哦。

我们不求能把房价下降多少多少,而求能把房价涨幅控制在一定的、可承受的范围内。

郁花园二里有房产,但是孩子户口是外阜的,今年该上小学了,跪求指...

可以读,只要附近小学有学位空缺就可以就读,只是需要多交一些所谓的学校赞助费,几百元到一两千不等,根据学校自己定的,其实就是对不符合条件的学生变相多收点钱,不过也是让本地学生家长不产生意见,有可以以学位收满学生,可以接受。

你到学校可具体可解情况。

革命先烈的故事.急

展开全部 假如说在红军的队伍里也有一对生死朋友,那么,这对朋友无疑就是二十六岁 的六军团司令员、身材修长的肖克和三十六岁的二军团司令员、相貌英俊的贺龙了 。

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二日,这两位将领在贵州东北部靠近黔、川、湘、鄂交界 “四角”处的印江县木黄镇会师。

四天之后,他们进入四川,在南腰界举行了庆功 宴。

六军团和二军团在这里正式合并组成了后来的第二方面军。

也正是在这里,肖 克和贺龙开始了他们之间密切而持久的合作。

任弼时政委在向部队宣读红军最高司令部的贺电时,场面热烈感人。

在这深山 荒野之中,肖克和贺龙根本无从知道,给他们拍贺电的红军司令部已经在长征的路 上走了十天了。

肖克和贺龙的会合,丝毫没有象毛泽东和张国焘的会面一样引起那种病态的猜 忌。

肖克在五十年之后回忆道:“我们和贺龙会师的时候都特别高兴。

我们需要他 ,他也同样需要我们。

” 一九八二年,肖克赋诗纪念那次会师。

一九八四年,肖克向一位来访的客人背 诵了这首待,当时他正在研究一张铺在地板上的长征路线图,他从地上爬了起来: 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 八千健儿挥戈东向, 沅澧涌狂飙燎原, ………………… 抚今追昔怀梵净山。

贺龙和肖克曾经在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时见过面。

现在,他们要生死与共了。

在长征前,他们分别和蹇姓姐妹二人(姐姐蹇先任、妹妹蹇先佛)结婚、而且不久每 人都有了一个孩子,贺龙的是个女孩,肖克的是男孩。

贺龙在南腰界发表了重要讲话。

他说,他们没有真正的根据地。

现在、他们必 须依靠三样东西:他们的腿、嘴和枪。

余秋里那时二十岁,是军校分队的负责人, 已有了五年军龄,参军前是个赤贫农民。

他解释道,贺龙的意思是说,他们必须继 续前进,用宣传来争取群众,用枪杆来阻止敌人。

——余秋里认为这是—个非常重 要的讲话。

当肖克和贺龙一九三四年秋在四省交界的地方会师时,贺龙只有一小块没有明 确界限的根据地,六十英里长,三十英里宽,有十万人口。

巴掌大的一块地方,根 本不足以养活一支军队。

这是贺龙从前常到的地方,头一年的大部分时间贺龙和肖 克都是在这个地区活动的。

贺龙一八九六年生于靠近“四角”之地的桑植县洪家关 村一个贫农家里,排行者三,上有两个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。

大姐贺英 练过武,领导着一支游击队,后来被国民党杀害了。

父亲是个裁缝。

家里人把希望 寄托在贺龙身上,希望他能振兴家业。

贺龙十岁的时候,曾跋涉近三百英里,买了一百匹马,在回家的路上又把这些 马卖掉,而居然没有被盗。

他念过小学,种过一年地,还开过客店,这一切使他联 想到穷人的生活。

在一位名叫陈图南的教师——孙中山的追随者的影响下,贺龙也 报名参加了孙中山的革命。

贺清楚地记得,“我不仅仅是签上了名字??一拱戳?手印。

” 一九一六年旧历二月十六日,贺龙发起了他的第一次革命行动。

他带领一伙农 民,手持菜刀,袭击并捣毁了盐税局,缴获了一些枪支,逮住了税务官,并砍了他 的脑袋。

贺龙识字不多,但会写自己的名字。

他下达命令的时候,总是把自己的名字写 在战士的左手上。

战士回到自己的连队,背诵完命令,就举起左手,出示贺龙的亲 笔签名。

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失败后,贺龙开始自学读书写字,他几乎全凭记忆, 每学一篇课文,就反复诵读,直到学会了里面所有的字为止。

贺龙曾对他的同事谈到自己的人生哲学:“我相信运气,你不能阻挡它,既不 能把运气关在门外,也不能插上门不让它进来。

只要有运气,总是会走运的。

他从来不讲究礼节。

长征中,他要么打赤脚,要么穿草鞋,脚上总裂着大口子 。

一九二五年,北京的军阀封他为警备司令,还给了他一套漂亮的军装——镶着金 边,缀着金扣,肩章上镶着用金子和钻石做的军衔,还佩有漂亮的黄色绶带。

他穿 着这套军装照了像,后来给他的革命同志们看照片,并开玩笑说:“瞧我的鬼军装 !”(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这被说成是暴露了他的“军阀思想”。

) 蒋介石一直试图把贺龙争取过去。

他派贺龙的一位旧友试图劝说贺龙回到国民 党里来。

贺龙把那人臭骂一顿,并枪毙了他。

( 这在“文化革命”中也成了他的一 条罪状——里通国民党。

)与此同时,蒋要把贺龙家的人斩尽杀绝。

国民党杀了贺 家一百个人,其中包括他的三个姐妹和一个弟弟。

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结合——贺龙是个老革命,肖克比他年轻十岁,是截然 不同的另一类型。

贺龙豪放爽朗,留着小胡子。

他说,开始留胡子的时候只有地主 军阀才留胡子。

他不相信为什么农民就不能有胡子。

海伦·斯诺把贺龙称为洛钦瓦 。

(英国作家司各脱小说中的主人公、一位农民英雄——译者注) 贺龙喜欢和他的政委关向应下棋。

谁输了,就得把胡子剃掉。

虽然这种事不常 发生,但有时贺龙的胡子确也不见了。

贺龙手拿菜刀、揭竿造反的时候,肖克还是一个八岁的小学生。

肖克领导六军 团还显得太年轻,但是他办事准确,原则性强,胸有成竹。

他说自己出生于一个贫 穷的“小知识分子”家庭。

实际上,他的父亲是个破落乡绅家里的秀才。

肖克于一 九零八年八月出生于湖南的五岭地区,他勤奋好学,是...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